3年亏290亿退市只待“宣判”,乐视网没能10月12日 日乙 FC琉球vs东京绿茵等回贾跃亭

  • A+
摘要

經過連續三年巨虧之後,樂視網如今距離A股“虧損王”的距離,中間隻隔瞭一傢公司。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樂視網僅實現營業收入4.86億元,同比下降68.83

經過連續3年巨虧以後,樂視網如今距離A股“虧損王”的距離,中間隻隔瞭1傢公司。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樂視網僅實現營業收入4.86億元,同比降落68.83%;凈利潤凈利潤再次百億巨虧,虧損額高達112.8億元,同比降落175.39%。

連續3年巨虧近300混雙冠軍:卡塔爾公然賽,日本公然賽冠軍,德國站冠軍,匈牙利站冠軍,瑞典公然賽冠軍,年終總決賽冠軍。除此以外,許昕還取得瞭亞錦賽的冠軍和世乒賽的混雙冠軍。億元,成為A股30年歷史上利潤虧損的榜眼,曾登頂創業板1哥樂視網,如今卻已滑入退市泥潭沒法自拔.

樂視網4月26日晚間表露的年報顯示,2019年全年,公司凈利潤再次巨虧112.8億元。加上此前兩年的虧損,該公司最近3年凈利潤已累計虧損高達290億元左右,並且連續兩年資不抵債,2019年末凈資產為⑴43.3億元。

2019年的巨額虧損,主要是計提瞭超過90億元的負債。由於背規對樂視體育文化產業發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視體育”)、樂視雲計算有限公司(下稱“樂視雲”)融資提供擔保而後者背約,樂視網為此計提負債90.64億餘元。樂視網背上的這些巨額債務,均是賈躍亭1手主導造成。

2010年上市以後,樂視網神話無數,市值1度超過1600億元。2016年底,全部樂視體系危機爆發,賈躍亭次年遁身美國。而他留下大量問題,把樂視網1步步拖向泥潭深處,僅占用、背規擔保帶給樂視網的虧空,就超過百億之巨。

連續3年凈利潤巨虧、兩年年末凈資產為負,連續3年的年報都被審計機構出具非標審計意見,重病纏身的樂視網,退市幾近已成定局。這回,樂視網還能找到援手嗎?

3年巨虧近290億元

經過連續3年巨虧以後,樂視網如今距離A股“虧損王”的距離,中間隻隔瞭1傢公司。

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樂視網僅實現營業收入4.86億元,同比降落68.83%;凈利潤凈利潤再次百億巨虧,虧損額高達112.8億元,同比降落175.39%。

自從2016年底墮入窘境以後,樂視網的經營就1落千丈,營業收入直線降落。2017年、2018年,該公司營業收入為70.3億元、15.6億元。2019年的營收,已僅剩2017年的7%左右第2節開始,湯普森也進入狀態,與杜蘭特打出7:0,勇士以53:32領先。杜蘭特在本節後半段又發動攻擊,他連投帶罰拿下3分,半場結束時,勇士以73:52領先。。

加上此前兩年,樂視網過去3年的虧損總額,已逼近290但是,夢想實現的方式太苦澀——在本土舉行的世界杯賽場,他隻有7.8秒上場時間。在傢門口紅山體育館,新疆男籃被老對手廣東男籃4:0橫掃。億元。2017年、2018年,該公司凈利潤虧損分別到達138.9億元、41億元,而今年1季度,營收已滑落到僅8895萬元,凈利潤虧損約1.5億元。

連年巨額虧損,在迄今為止A股歷史上,很難找出第2個例子。此前,虧損范圍超過樂視網的,唯一*ST鹽湖1傢。按累計金額計算,樂視網是A股歷史上虧損范圍第2大的公司。

*ST鹽湖1月11日表露,由於資產重整中的資產處置,預計對利潤產生約417.35億元的損失,致使2019年凈利潤虧損高達432億元至472億元,凈資產從2019年9月底的182億元,直接跌到⑵86億元。2017年、2018年,該公司已分別虧損41.6億元、34.5億元,3年累計最大虧損接近驚人的550億元。

石化油服也曾有過驚人巨虧,但虧損金額尚不及樂視網。2016年、2017年,石化油服凈利潤分別虧損161.14億元、105.8億元,兩年合計虧損近267億元。這1虧損金額比起樂視網,依然少瞭20餘億元。

雖然連續3年巨虧,但扣除非常常性損益後,樂視網去年的虧損,實際有所收窄。年報顯示,受對大股東賈躍亭控制的樂視體育、樂視雲兩傢公司的背規擔保所累,樂視網計提瞭對應負債約90.64億餘元。

2016年4月,樂視體育進行B輪融資,新增投資者40餘傢分別以現金、債轉股情勢增資,總計投資78.33億元。從2019年5月至當年年底,已有18傢投資人對樂視網提起仲裁、1方起訴,其中 17起仲裁樂視網敗訴,為此計提74.84億餘元。

對樂視雲的擔保,帶來的負債雖未表露,但過往表露可知大致金額。2016年2月,樂視雲融資10億元,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賈躍亭等出具股權回購、擔保合同,如若樂視雲2016年至2018年未能完成約定的經營指標,或2019年初沒法上市,樂視控股及賈躍亭將向投資人回購。

根據各方當時約定,樂視雲回購金額為本金10億元、年化單利15%計算,每一年僅支付的利息就達1.5億元。如今3年多過去瞭,樂視網為此承當的本息,經測算最少已超過15億元。

賈躍亭還會還錢嗎?

作為曾在對陣沃特福德和紐卡斯爾聯的比賽中兩度替補出場後,博格巴並沒有進入曼聯2-0擊敗伯恩利的比賽大名單當中。主教練索爾斯克亞出面澄清,認為博格巴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恢復。雖然主教練出言包庇,不過博格巴還是遭到來自場外的批評,他被指責沒有隨隊出現在伯恩利的主場看臺上觀戰。經賈躍亭控制的上市公司,在延續數年的債務糾紛中,被連累最多的就是樂視網。從2018年以來,樂視網就因賈躍亭遺留下來的種種問題,不斷被卷入債務追討官司。

樂視網4月13日表露,公司收到北京朝陽法院投遞的民事起訴狀,陳思成(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下稱“陳思成工作室”)要求判令1年前的夏天,猛龍與馬刺完成重磅交易,德羅贊、萊昂納德互換東傢。彼時挑剔的多倫多球迷還在懷念德羅贊,萊昂納德在猛龍的未來也要打個問號。樂視網、樂樂互動體育文化發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樂互動”)、北京鵬翼資產管理中),立即收購銀石投資代原告持有的樂視體育的0.0914%股權,支付股權收購款2897萬元。

陳思成起訴追討的股權收購款,不過是樂視網最新的1起債務官司,起因也是樂視體育2016年4月的融資款,王寶強、孫紅雷、賈乃亮等當紅明星,當時均參與瞭樂視體育B輪融資。

除對樂視體育、樂視雲融資的巨額背規擔保,賈躍亭主導的對樂視網大額資金占用,就差多年以後,至今仍未能解決。

2017年及之前,樂視網通過公向賈躍亭控制的關聯方銷售貨物、提供服務等經營性業務及代墊費用等方式,構成瞭大量關聯應收和預支款項。截至2019年底,觸及金額仍有19.17億元。

直接占用、背規擔保以外,樂視網本身也有巨額債務。截至2019年12月底,該公司合並報表內的長短時間借款共5.55億元,其他活動負債33.04億元,其他非活動負債30.49億元,合計金額超過69億元,其中包括2股東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提供的借款本息13.45億元、融創墊付的19.1億元債務。

這些債務雖然與賈躍亭方面沒有直接關系,但卻與其遺留下來的問題存在淵源。樂視網稱,歷史問題沒法得到有效、及時解決,現金流極度緊張引發大量債務背約,進而被動應對諸多訴訟和沒法短時間內履行的判決,公司金融和市場信譽跌入谷底,業務展開遭受重重阻礙。

根據公然信息,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今年3月19日,當地破產法院就已批準瞭賈躍亭的破產重組資產表露聲明和持產債務人貸款申請,法院認為賈躍亭)提交的第4版表露聲明提供瞭足夠的信息,滿足破產重組的法律要求,觸及的債務重組的債務本金凈額為29.6億美元。今年5月,破產重組將進入投票程序。

根據最新破產方案,中國債權人將從債權人信托取得40%的債務受償,或從信托和其他途徑取得的償付比例到達獲準債務索賠分配額的100%,債權人將有權在國內繼續處置破產提起日前已凍結或已抵押、質押的資產,受償金額不計入上述40%等,此次破產重組債權人信托方案已同步斟酌樂視網相幹債務問題。

但對觸及樂視網的債務細節,迄今未見任何表露。

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賈躍亭及其關聯方,對樂視網的資金占用范圍為86.9億元,2017年、2018年底,餘額分別為73億元、28億元。到瞭2019年,存量范圍看起來已減少瞭接近75%。

從表面上看,關聯資金占用大幅降落,是由於賈躍亭已償還部份資金。依照賈躍亭方面近期的說法,從2017年7月以來,包括已不在上市公司范圍內的樂融致新在內,累計解決上市體系關聯欠款超27億元。

事實是不是果真如此?樂視網在2018年年報中稱,大股東及其實際控制企業合並范圍的欠款餘額約28億元,比上年大幅降落“對我來講,阿諾德身上體現出的最為重要的東西之1就是他的心態。你可以欣賞到他的能力,但他的心態真的非常棒!這1點非常重要。他會繼續提升自己,如果他能夠繼續做到自己目前所做到的事情的話,由於他還非終年輕,我們將會談論他很長1段時間。”,是由於樂融致新不再納入上市公司合並范圍,大股東及其關聯方對樂融致新應付款項,不再納入上市公司合並范圍。

樂視網還在2019年年報中稱,賈躍亭方面並未還錢。2018年8月至今,雙方進行屢次談判,但未達成1致, 截至目前,大股東及其關聯方債務處理小組,未拿出可實質履行的完全處理方案,公司未因債務解決方案取得任何現金。已解決的7.2億元左右,也是以債權轉讓方式進行,而非現金償還。

此次破產重組進程中,賈躍亭因背規擔保、占用,致使的樂視網上百億債務、資金壓力,將如何解決?是不是能得到真正解決?全部資本市場都拭目以待。

退市幾成定局

不但利潤累計巨虧接近290億元,樂視網的資產,也已虧蝕殆盡,退市也隻有1步之遙。

即使扣除對樂視體育、樂視雲背規擔保構成的巨額債務計提,樂視網2019年凈利潤依然巨虧。數據顯示,扣除常常性損益後,該公司去年凈利潤虧損金額,依然到達扣23.05億元,難以改變連虧3年的局面,已觸發退市條件。

已觸發的退市條件,還不止是凈利潤。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底,樂視網總資產約為59.1億元,凈資產為⑴43.3億元。2018年年末,該公司凈資產已然為⑶0.3億元。

另外,樂視網2017年至2019年的財報,均被會計師出具非標意見。在2019年年報中,審計機構認為, 財務報表沒有對公司如何消除對延續經營的重大疑慮作出充分表露,註冊會計師沒法獲得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2017年則是由於關聯方之外的部份其他單項金額重大的應收賬款、單項金額不重大的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計提獲得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等。

樂視網26日晚間也提示風險稱,2019年審計報為保存意見,2019年年末凈資產、全年凈利潤均為負,股票存在年報表露後105個交易日內,被深交易所終止上市的風險。

倘若能追回賈躍亭方面的數10億資金占用、背規擔保,樂視網將能減緩百億資金和債務壓力。不過,即使這些問題解決,仍然難以解決樂視網凈資產為負、2019年凈利潤虧損的局面。

通過股權質押,賈躍亭已成功“金蟬脫殼”,但眾多投資者、債權金融機構卻將迎來1個個難眠之夜。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底,樂視網股東數量仍有280767戶,賈躍亭持有的剩餘9.2億股,已全部被凍結,其中8.57億股照舊處於質押狀態。

樂視網的前10大股東中,有4傢公募基金。其中,持股最多的1傢,通過兩隻基金總計持有樂視網約4430萬股,持股比例合計1.12%,另外3傢分別持有1861萬股、1517萬股、1348萬股,持股比例為0.47%、0.38%、0.34%。

2019年5月13日,因2018年凈資產為負,樂視網股票開始實行暫停上市。暫停上市前股價為1.69元,市值67.42億元。相較於巔峰時超過1600億元的總市值,累計縮水96%。